拒絕基因食物
法治社會並不等同公正社會
自家教育合法化-推動多元化教育,全民學卷制
醫療有選擇,人人有健康
白領罪犯的禍害
大麻應否合法化?
經濟動盪的真正原因
自己修行,改革制度,脫離制度。
如各位聽眾有實質性解決問題的方案,歡迎各位聽眾提出。
並且我們歡迎聽眾朋友上來節目中分享。請電郵到 [email protected]
《自然療法與你》 《靈丹妙藥的同類療法》 《自力更新》 袁大明醫生 周兆祥博士 癌症 一般病症
不平則鳴 - 香港醫衛界高層是庫房米缸中的大老鼠

不平則鳴 - 香港醫衛界高層是庫房米缸中的大老鼠

2007-11-15

主題 Topic: 不平則鳴 - 香港醫衛界高層是庫房米缸中的大老鼠
主持人 Hosted by: 袁大明自然療法醫生 / 王岸然
嘉賓 Guest:謝鵬展中醫師

下載重溫:第 1 節    第 2 節

內容摘要:
香港人口老化,醫療費用支出歷來都是政府庫的沉重負擔,今後更是年年加重。目前政府庫房每年均為此醫衛事業支出數百億港元以上,以後怎麼解決,成為很重要的議題和社會問題。

一、香港醫療衛生工作的概況:

香港醫衛人員,從來都分為兩大體系、三個族群。

其一,是中醫體系。香港開埠百餘年,中醫從來不被港英政府承認。在香港中醫不得稱為醫生,卻又容許他們自由行醫,百姓卻都把他們稱為醫生或者叫他們「先生」。

百年以來,政府不管,中醫是「自生自滅」的。中醫自己靠獨特、高超的醫療技術自己獨立「搵食」,他們每個個體都獨立地經營,為市民服務,救死扶傷,為社會作出很大的貢獻。

他們沒有得到港英政府分文資助,他們卻為香港市民治癒超過數百萬以至數千萬人次的各種病症,為香港社會,為香港政府,為香港市民立下了非常偉大的「汗馬功勞」。因此百餘年來政府庫房在醫療費用支出的沉重負擔,完全與中醫與無關;反而中醫卻以診所牌費的形式繳交了不少錢給庫房。

醫治數百萬以至過千萬人次,為政府庫房節約了很大的支出(因為被中醫醫好和醫治過的市民,政府是不要支付任何醫藥費用的)。一收,一支,中醫為庫房增加了很多財富,香港政府財政充裕,中醫也是功不可沒的。

其二,西醫的醫療體系。這個體系分為兩個部份三個群體。

西醫有私家醫院,如養和、法國,更多的是私人診所,他們的生存與中醫近似。他們是自食其力的,沒有耗用政府一分錢,同中醫一樣,反以牌照費和利得稅形式為政府庫房增加了不少收入。他們也醫治了無數市民的病症,使政府庫房減少了很大筆的醫衛支出(因為被他們醫治的廣大市民,政府庫房是無需支付任何醫藥費用的)。

同樣一收一支,這些西醫的私人醫院,私人診所也為政府庫房增加了很多財富。香港政府今天財政充裕,西醫的私家醫院和私人診所也是「功不可沒」的。政府庫房醫費用的沉重負擔,也與這一個自食其力的西醫群體無關。

其三,庫房數百億元醫衛支出,有一小撮最大的得益者,這個群體人數很少,就是政府的高級醫衛官僚、政府醫院的高級醫生及醫院高層。他們是庫房的「米缸老鼠」,是「蛀米大蟲」,年薪數百萬,還聲聲說人手不足,工資過低,士氣不高,力求向政府向庫房爭取更多撥款(基層醫衛工作人手不足,工時過長,士氣低落,是這一幫「米缸老鼠」製造出來的,我將在以後「關於醫療改革向政府的兩個建議中詳細說明」)。他們利用為市民健康,為基層醫衛人員的福利,迫政府多撥款。但是撥款到手了,他們首先考慮的是這一伙「老鼠」的利益,而不是市民,不是基層員工。

年年政府庫房都為醫衛增撥資源,年年都是基層醫衛人員人手不足,工時過長,工資太低士氣低落。這個永遠存在的無底洞是這個極少數的「老鼠」群體有意製造出來的,如果不從米缸裡把他們掟出街,醫療問題是永不會解決的(我將在兩個建議中細論)。

為甚麼說他們是「蛀米大蟲」,是庫房米缸中的「老鼠」呢?

他們在醫療工作上是沒有建樹的,只有高高在上指手劃腳,不到基層去救治病人。由於沒有臨床的經驗,因此臨症不懂醫人,常常定出錯誤的措施。救死扶傷的功勞沒有(救死夫傷的工作由下級的醫生及其他工作人員做了,與這一幫「老鼠」級的高層無關),害死病人的措施「罪責難逃」:遠的不談,就拿2003年香港爆發「非典型肺炎」來說,他們稱為SARS,我稱之為瘟疫(是瘟病之一種)。

那幫「蛀米大蟲」、「米缸老鼠」,用他們錯誤的政策,錯誤的措施,害死了二百九十九人(我懷疑不止此數,有隱瞞)。除此二百多條人命以外,錯用類固醇,導致後來長期患病甚至殘廢的究竟有多少人,隱瞞至今沒有暴露。他們就在SARS一役創造了四個世界第一:

1) 中招人數世界第一。全港六百餘萬市民,中招者1755人;

2) 死亡人數世界第一。據他們自稱死了299人(我懷疑有隱瞞);

3) 西醫和醫衛服務人員死亡人數世界第一。

醫衛工作人員死了九人,其中醫生三人,政府醫院醫生二人(謝婉雯、鄭夏恩),私家診所醫生一人,其餘人都是政府醫院工作的人員。謝婉雯醫生死得最冤枉,此人年青身體好,沒有其他病症。如果她的「族叔」我來醫,此人最絕對可以救回的(因為我也姓謝,自稱「族叔」是當之無愧的)。

非典型肺炎其間我醫過感冒、發燒的病人,不知凡幾,全部痊癒無一失手,在政府醫院SARS的深切治療部也救出一人,詳見我著的《非典型肺炎、感冒、流感、禽流感的防治》一書增訂本第30頁「命不該絕」這一節(這本書是版權註冊的,政府圖書館藏有,可向他們借閱)。

4) 警覺性低,行動緩慢也是世界第一。

內地疫情嚴重,搶購白醋、板藍根,搶購到香港來了,這幫醫界的「庫房米缸老鼠」還聲稱沒有問題,不加防範。

當大瘟疫襲港的時候,數千香港中醫和很多西醫的私人診所,各政府醫院的基層醫人員都同心協力抗擊SARS這場災禍,他們這幫極少數的「庫房米缸老鼠」為了挑起西醫宗派主義,極力抵制中醫抗炎,他們不准中醫插手,寧可讓病人死亡。

照理疫情危急,應該在他們握有數億萬呎面積的政府西醫院,劃出一間作為非典型肺炎中醫急診醫院,讓中醫名正言順地大大方方去搶救重危病人。全港八千多中醫師,絕大多數都能承擔這個重任的,以我來說三四天就可以在深切治療部救出一人,八千中醫裡面醫術比我高明的人是很多很多的。

這幫「米缸老鼠」自己不救人,自己保命,他們不接觸病人,不敢進入急症室(就算穿了「太空衣」一樣的防護衣物也不臨症,遠離病毒、細菌,他自己是保証安全的)。可是謝醫生當時診治流感病人,不但無防護衣,甚至連口罩也未戴過,也不要求病人戴口罩,難道你不怕死?不是不怕死,是不會死的。請參閱謝醫師所著《非典型肺炎、感冒、流感、禽流感的防治》一書增訂本第24-25頁。(此書已有版權註冊,政府圖書館藏有,可向他們借閱。)

這幫「老鼠」把香港八千多名中醫一腳踢開,迫使政府醫院中下層醫生和工作人員單獨承擔被傳染致命的風險(這一場瘟疫,西醫生和工作人員不是無辜死了八人嗎?)。

疫情過去了卻搞了一個以欺騙董建華,欺騙全港市民,欺騙中國政府(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區),欺騙世界的一個號稱SARS 專家的騙子組織進行的調查總結。這伙騙子和「老鼠」一個樣,疫症來時他們躲得遠遠,從未接觸過一個患者,從來沒走進SARS的深切治療部探望過一個病人,甚至讀書的時候沒有讀過SARS這一課;做了教授以後也未教過有關SARS的課,竟然不知羞恥地自稱SARS專家,他們對於SARS疫症沒有一點臨症的知識。

這些騙子,騙了甚麼?

第一,騙了錢。不是SARS專家卻領了SARS專家的報酬,就是騙了庫房的錢,騙了董建華的錢。

第二,騙董建華。明知董不是這一行,「老鼠」硬把他擺上檯,由董建華領導這些騙子叫董建華「孭黑鑊」。

第三,這伙騙子隱瞞了享有數百萬年薪高層的三個致命的重大錯誤:

1) 歧視排斥中醫。香港幾千中醫師,很多人是會醫瘟病的,我是其中一個,我是中醫之中水平最低的,比我水平高的超過數千人,他們都把這些人一腳踢開了。

2) 用錯藥。利巴偉林、類固醇是不能醫治SARS的,硬要基層醫生使用這種藥物,害死二百九十九人是不容抵賴的。 疫情過後,因醫療失誤造成多少人長期患病,造成多少人殘廢,不但當時沒有總結,直至今天還繼續隱瞞。

3) 被移送到深切治療部有多少人,死亡率有多高?據傳聞死亡率幾乎是90%,這伙「老鼠」和騙子,把最重要的錯誤完全隱瞞了,只總結出,防護衣少了一些,口罩少了幾個(謝醫師抗炎期間診治病人時是不戴口罩的,也不要求病人戴口罩,少了幾個口罩不是大事)。

這幫「老鼠」疫情過後,在庫房取得一千二百萬元獎金,應該獎給在前線拼著生命危險,奮力救治病人的醫生和工作人員,但卻給這些「老鼠」每人幾十萬元分掉。前線的醫生、護士、工作人員一分錢都沒有,你說公平不公平?

一、英治和中治兩個時期的中醫:

香港不論英治時期或者九七後的中治時期,醫衛界的兩大體系,三個族群,一百餘年以來基本上沒有多大變化。

在英、中管治的變化裡,西醫這個體系基本上不變,就不必多作評論了。唯獨中醫在英治與中治這一轉變中,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治至今,傳統中醫被「醫奸」一伙以限制、分化、打擊等手段逐步迫向減亡。

英治時期,政府不承認中醫是醫衛工作者,不得稱為醫生。政府把這一體系踢出醫衛界,但卻任由他們行醫:不管制,不拘捕,不禁止。領一個商業牌照,就可以公然開設診所,用中醫中藥醫人救人。政府除收稅之外一概不埋,沒有限制,他們「自捃自食」,「自生自滅」,不是考試局或醫務衛生署考核他們,是市民考核他們。這個中醫醫術高明,癒人無數,就有發展,甚至發財;那個中醫醫術不濟,求醫者甚少,收入不多,不能「自捃自食」,自然就要結束營業轉行。

歷史上中醫醫療事故是很少的,比政府醫院少很多很多!

1997年回歸之後,香港高級醫官(全是西醫)「宗派主義」膨脹,一心要消滅中醫,由西醫「一統天下」,就借助一小撮「醫奸」之手定出苛刻的條例,企圖使中醫中藥在他們的無理限制下消亡。在這幫「醫奸」的規管下,不僅傳統的中醫不能發展,中藥也將無法經營。以西醫為首的中醫醫奸成立的「中醫藥管員會,他們是陰謀消滅中醫藥殺手。

我為甚麼把「中醫藥管理委員會」這班人稱為中醫的「醫奸」?當年日軍委派了一班漢奸殘害中國人民,攻擊國軍,今天的「醫奸」陰謀消滅中醫的活動,他們自稱是中醫,又要消滅中醫,不是形同當年的漢奸中國人打中國人嗎?故我稱他們是中醫的「醫奸」。

他們第一個罪惡是分化中醫,把歷來統一的中醫這一群體,強行分他為「表列中醫」和「註冊中醫」,以便他們分別打擊逐個消滅。這樣一來,殺表列,註冊不援手;殺註冊,表列不援手,分化就是為此目的。全世界都沒有表列中醫,只有註冊中醫,在香港搞了個表列中醫是他們的一大發明。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沒有一個城市,沒有一個鄉村有表列中醫,同是中國領土的澳門也沒有表列中醫,只有註冊中醫,難道這班「醫奸」想把香港這一小塊國土分裂出去?那才是真正的「醫奸」。

二、對香港醫衛工作提幾點建議:

本文標題是「不平則鳴」,對十分不平的事情,作者是非常氣憤的,批評的語氣就會重了一點,如稱高級的醫衛官員、政府醫院的高層為「庫房的米缸老鼠」,把施行錯誤工作的「中醫藥管理委員會」的人稱為「醫奸」。這些都是過火的言詞。得罪了,請原諒。

下面善意地向政府的醫衛高官,醫院管理局的高層提幾點意見,今後如何做好醫衛工作,造福市民。

A. 中醫是自食其力的,暫不多談。西醫有兩大族群:

其一,是私人醫院和私人診所,這一族群也是自食其力的,人數恐怕也不少。

其二,另一個族群是公立醫院的醫衛人員,人數也很多,他們之間是極不公平的,政府醫生完全由政府發工資給福利的。中醫和私人西醫這兩大族,群政府甚麼支持都沒有。但他們都是為市民的健康,救死扶傷而努力。

就是政府醫院裡又分為兩個階級。上層的人,工作少,工資高,往往數百萬年薪。下層的,日日接觸病人,與細菌、病毒拼死作戰,既辛苦又危險,工時長,休息少,這是極不公平的兩個階級。

怎樣才能把如此複雜的不公不平達到公平合理,又使政府庫房不必再為這個醫衛事業的無底洞每年付出沉重負擔呢?我作如下的建議:

1) 取消公立醫院。

所有醫衛人員都是「自食其力」的工作者,這樣中西醫的不平,西醫公立與私醫院、診所的不平,政府醫衛工作上下層的不平都沒有了,它的好處如下:

既然沒有了政府醫院,就一定要發展私家醫院和私人診所(包括中西醫),政府很多只醫用建築物可以租給私人醫院、診所,或作其他用途,如酒店等,這樣就可以得回很多億的租金收入。 既然有西醫的私人醫院和診所,他們也是需要醫療設備、儀器和化驗的,這些都可以租給他們,這一項又是以億計的收入。

2) 現職政府醫院人員的處理。

下層的醫生和人員,他們已經醫過很多病人。是不愁客源的,可以預見,他們將來的收入一定比現在微薄的工資要多。至於高層及高級的醫生,他們再不能不為病人服務坐領幾百萬年薪。初期他們是無能力「自捃自食」的,可以在頭一兩年所有官聘的(包括低層)如收入不足原來的工資,則由政府補助至原薪。

高層有一部分有本領的會自組高級醫院,如養和、法國等,幾百萬收入是有保障的。社會上很多名人、富豪,他們有病一定會去高級醫院的,最近一個肥肥就因病用去了幾千萬。確有少數醫院的高層只有名譽地位而沒有醫術,這些人被淘汰也很正常,不能自食其力就要轉行,如百餘年來的中醫一樣。

3) 取消政府公立醫院如何解決低收入市民的醫療問題:

應該劃定低收入家庭的標準,低收入人士和綜援家庭的醫療費用向政府實報實銷,此數必定低於當前數百億醫衛支出很多很多。曾特首施政報告中的「醫券制」有點近似,不過曾先生在港為官多年,在英治時代已經貫用「劫貧濟富」的絕招,「醫券」不分貧富,按年齡一律同樣發給。已經有很多人提出貧病老人250元一年肯定不夠,富裕者給250元醫券,對他們簡直是侮辱,試問曾先生你敢不敢親自拿250元醫券「賜給」李嘉誠、何鴻燊、邵逸夫等人?他們弓大會不會雙手接過你的賜予鞠躬致謝?

中國有些地方已經取消政府醫院了,廣州、深圳都有把政府醫院承包給私人,這是一筆可觀的收入。由於貪污,勾結的嚴重存在。這筆收益將會落入有關人士之手,政府所得甚微,苦了貧苦大眾無錢醫病。這一點香港如果效法取消政府醫院要慎防。

4) 對於政醫衛高官,他們是另類,歷代以來官食「俸祿」的,以官階領高就不在此限了。只求他們多做好事,定一些好政策,不貪污,不輸送利益,不害民已經足夠。

如果不能取消政府醫院,為求公平,應該成立政府的中醫院,聘請中醫,薪酬待遇與西醫相同,這樣才合理。其好處如下:

1) 可以解決目前西醫的低層連年人手不足、超時工作、士氣低落的問題,因為政府建立中醫院一定分流了西醫院很多病人,病人也不要如現在一樣,有病要很長時間輪候。

2) 中醫治療成本低,同樣醫治同一數量的病人,成本低一半以上。

3) 可以逐漸改變西醫排斥中醫的偏見。

4) 中西醫是各有優點的,有些病症西醫是無法醫好的,如癌症腫瘤、腎病、糖尿、骨傷部份病症。例如腎炎尿蛋白三十以上是要洗腎的,洗腎是不能醫好炎的,只不過留命等換,腎有半富臨床經驗的中醫是可以不動刀、針、剪、鋸,把洗腎病人完全醫好的。糖尿病人,西醫鋸了腳,糖尿還是未好。癌症腫瘤一般人認為是絕症,中醫也醫好不少。至於骨傷(跌打),中醫不用剖開肌膚上螺絲也能原樣醫好。

中西醫是可以互補助的(不是結合,由於理論不同,用藥不同,手術不同,難以結合,有人提出中西結合,是一些二流西醫想叨正式西醫的光),這樣就給病人多一個選擇,救回一些人命,避免不少殘廢,減輕庫房負擔。

香港有一個「中華古醫藥保存協會」,裡面確有一些絕世奇醫。由於中國歷次「運動」,捕殺鬥死了很多,餘下少數逃亡到香港來。數十年了,老了死了不少,此時如不發揮他們一點餘熱,很快死完、絕跡了。不如在政府的中醫院裡把他們養起來作為「古董」,如果通過政府扶植支持,不僅可以為政府賺錢,搞得好連外國人也會來就醫學藝,以達成第一任首董建華先生把香港建設成世界中醫藥中心的宏願。

B) 改革現在的「中醫藥管理委員會」,廢除一切對中醫中藥無理限制的條文。

1) 徹底克服現任委員陰謀依靠限制為手段,達致消減中醫中藥的錯誤思想與行為,認真扶助中醫中藥的生存與發展。

2) 不要由不懂中醫藥的西醫在委員會裡指手劃腳發號施令,個別委員不肯改正,必要時換人,把他們拉下台。

C) 敬告高官、超級富豪、名人:

流感大爆發,歷史上是時有發生的,不過以前資訊未發達,很少報導罷了。西醫對此名堂很多,這個菌那個病毒,還有「變種」,隨時新增,併發症也是隨時新增的。1997年H5N1,2003年SARS,兩次小疫情被幾個西醫官、傳媒鬧得「天翻地覆」。1918年西班牙流感,據稱全球死了四千萬人(有說五千萬),這才是大疫症,我稱之為瘟疫,因為流感是「瘟病」。

時至今日,近百年了,西醫還弄不清是甚麼菌,怎樣救。西醫治病是殺菌,是用化學毒去殺死細菌,體內外都根據這個原理來醫治。要知道人是生物,所有飛禽走獸都是生物,其實細菌病毒也是生物,甚至癌細胞也是生物,比細胞還要細的生物還有,他們叫做「微生物」。

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生物是要進化的,適都生不適者淘汰,既然細菌是生物,它也遵循著這個規律進化的,因此還不斷的進化中,它們也不斷產生抗藥的新種。中醫治病是不以殺死生物的公式進行,故治療流感我們從不用殺死細菌的化學西藥,所以將來無論細菌進化到怎樣抗藥都與我無礙。

為了消滅中醫,香港醫官在疫症爆發時竟然定出了不許可中醫參與救人的規定,體溫超過38度攝氏就隔離觀察,連接觸過的人也要隔離。禽流感,沙士我醫過不少,超過三十八度攝氏的病人,按規定要向醫官上報,我不報,因為我一旦上報我就要隔離,這樣做是犯法的,但我有話說:中醫沒有規定要用探熱針,傳統是以手觸額來判斷病人是否發燒,手觸額是沒有度數的。

人是有階級的,但細菌傳播是沒有階級的,大官可以感染,超級富豪可以感染,名人也可以感染;上次小瘟疫這三類人很幸運,沒有聽說死了哪一個這三類人,他們應該感謝上帝。不過瘟疫大爆發就很難說了,到時可能你們個別人士要請中醫到深切治療部去救命的;但中醫進不去,最高貴的生命也救不出來。因此請你們高貴的先生,讀一下我著的《非典型肺炎、感冒、流感、禽流感的防治增訂本》一書,第33頁「天方夜譚」一節,事先準備好一個政府文件,准許謝醫師自由進出政府醫院的深切治療部去救人。同時要再加一條:准許謝醫師帶同助手一齊進出政府醫院的深切治療部。要知道大瘟疫來時是很猛烈的,幾日之內可以奪去一條人命。香港政府官員辦事是很慢的,「議而不決,決而不行」是政府一貫的規律。到事急時才去申請這個文件,恐怕批下來時,事主已經蒙主寵召了。

人是一定要死的,我今年實齡已經八十餘歲了,大瘟疫何時會來,誰也不知道,可能到時我早已去了,不過不要緊,很多中醫會醫,可以找他人。

老中醫師 謝鵬展撰文





熱門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