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基因食物
法治社會並不等同公正社會
自家教育合法化-推動多元化教育,全民學卷制
醫療有選擇,人人有健康
白領罪犯的禍害
大麻應否合法化?
經濟動盪的真正原因
自己修行,改革制度,脫離制度。
如各位聽眾有實質性解決問題的方案,歡迎各位聽眾提出。
並且我們歡迎聽眾朋友上來節目中分享。請電郵到 [email protected]
《自然療法與你》 《靈丹妙藥的同類療法》 《自力更新》 袁大明醫生 周兆祥博士 癌症 一般病症
《綠色心靈力量》-EP86- 祈禱之二:其實是什麼

《綠色心靈力量》-EP86- 祈禱之二:其實是什麼

2016-03-28
《綠色心靈力量》-EP86- 祈禱之二:其實是什麼

主題 Topic: 《綠色心靈力量》-EP86- 祈禱之二:其實是什麼
主持人 Hosted by: 周兆祥博士
嘉賓 Guest:
祈禱其實是什麼?
 
祈禱不是一種交易或「勞」「獲」活動:某人付出了東西(時間、精神、誠意),然後得到預定或意外的酬報。(「我求上帝幫助我考試過關,終於得嘗所願,所以這次祈禱成功了(或是『物有所值』)。」)
祈禱不是一種放下事務(熄電視、停止辦公、坐下或跪下來)然後特別「去做」的「活動」。
祈禱不是單向的陳述(「父啊/觀音菩薩,請救救我……」)。
*   *   *   *   
祈禱其實是一種存在的狀態。
乃是回歸本源天人合一境界。
祈禱其實就是結束(至少暫時如此)個人存在的狀態,改為與上天(宇宙、大力量、造物主、生命力“The Source”、“The One”、“The Ultimate”……)恢復結合,一起存在,不分彼此的存在狀態,亦即所謂「冥合萬化」、天人合一的境界。
簡單的說:就是不再用人腦去思想,而是內心靜止、平和、自在、圓滿、澄明,讓上天的偉大思想接管自己的全部(包括腦和心),融合在一起。
平日,在「一般」的狀態,我們活在生理與心理的層面,腦海不斷有思想出現更替,每日達到十萬八萬個,內裡長期翻騰作亂,腦袋很難靜下來。
祈禱就是自己不再去想,讓「上帝」接管自己,享受沒有思想那種狀態之中的平靜、自在、欣悅。於是,再沒有思想,也再沒有自己——自我「消滅」了,天人已經合一。
祈禱就是如此這般,「與上帝幽會」。(沒有你我,所以無所謂「請求」。)
 
 
+ + + + + +
 
祈禱和沉默有什麼關係?
 
心靜遇上天主
「你說在沉默之中容易找到天主,還會使用靜坐的方式,怕不怕會有危險?」
「你將祈禱形容為『搭通天地線』,怕不怕搭錯線?」
信仰生活互動坊在週未舉辦「體會祈禱真諦」對談會,沒想到教區中心坐滿了百多人,一談就接近三時,大家還那麼認真投入,可見本地有不少教友真的是靈修高手。談到近年修女神父亦越來越多參加靜心(靜坐、冥想) ,大家紛紛提出以上的疑問。
許多人提起靜心,心中會有個陰影,會不會「走火入魔」,精神受到損害?會不會像服了大麻那樣,瘋瘋癲癲失去自制?
答案是:心智正常的人在平常的情緒之下,用「平常心」去做靜心,應該絕對沒有問題,即使自己做沒有人指導也沒有問題。
不過如果誰有精神病,心理上有特別的障礙,或是有時心神不妥當,例如嚴重憂鬱、恐懼、憎恨等情緒無法自制,那就真的不適宜做靜心。
有些人好高騖遠,「未學行先學走」,自己條件、技藝、經驗不夠,硬要企圖進入高深的境界,或是心術不正,或好奇,故意藉靜心來干擾、招惹邪魔歪道鬼怪,或是想掌握妖術去害人,達到不正當的目的,那麼可能搞到心神恍惚,出現種種身心的傷害。
我們不應該因為有極少數人偶然誤用而害怕,放棄這種有益有意思的活動。有光的地方就不會有黑暗,有天主在,哪怕什麼邪道呢?
事實上自古靜心是古今中外所有大宗教的主要靈修方法,藉此達到人生的最高境界。雖然這些宗教的教義不一樣,又用不同的講法來形容人生的目標終向,歸根究柢,它們求的無非都是與上天的契合,就是意識跟宇宙萬物合一(用英語就是所謂“mystical consciousness” ——許多人習慣把“mystical”譯為「神秘」,這是誤導的形容,其實指的是一種難以言傳的結合溝通關係、情況、境界,譯為「靈交」、「密契」更貼切)。
近年來,靜心的活動在西方「復興」,成為綠色生活方式的「基本功」,千千萬萬人用來卻病強身、鬆弛神經、減低心理壓力,或者作為心理治療的手段,採用的方法無非都是自古以來各東方宗教沿用的基本技巧。
原來在東方文明,透過靜心來改變存在的意識是各種社會裡推崇備至、行之有年的傳統,大大影響了印度、中國、西藏、日本、緬甸、泰國等地的文化。在這些社會裡,靜心的目標是達到溝通宇宙力量那種高層次靈性的境界。
 
上帝講什麼語言?
往往只有在沉默之中,上帝才開口。
我們內心靜止了,天機乍現。
有過這樣的經驗……。
我問同學們,最難忘的經驗是甚麼?答案令我大感意外,竟然都是沉默的時光。
幾年前,帶隊深入南非荒野,認識大自然。團員都是高中生,我們見過了大大小小的走獸,跟土著開營火會,由早到晚都充滿刺激。回程中,我問同學們,最難忘的經驗是甚麼?答案令我大感意外,竟然都是沉默的時光。
一是有個晚上大夥兒跟土著一起臥在草地上看星星,很壯觀、很神秘、很感動,沒有人說話,都感到上下四方都充滿著生命力,自己融入了自然當中。
一是「獨處」,每人分頭在曠野裡找個角落,跟自己「相處」兩二小時,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更好是甚麼也不做,獃在那裡發呆,享受置身大自然懷抱的真味。
這些沉默的經驗改變了同學們的生命,他們都知道。現在他們都大學畢業了。我遙遙祝福每一位。
 
靜下來,線就搭通了
愛上沉默,是很久以前的事。
真正了解沉默的道理,卻是最近才開始。
中學時代,做天主堂的輔祭。最享受平日(不是主日)大清早第一台彌撒(六時半準時開始)。天未亮,可坐千多人的大聖堂,只有不及十人,一半是修女。一切很靜,真的很靜。不是肅穆,不是無聲,而是一種充滿神聖氛圍的靜止......窗外也許有風聲,雀鳥聲、車聲,聖堂裡有腳步聲唸經文聲等等,但是心很靜,很感覺到天主的臨在,好像各人有許多許多的溝通,雖然大部分未通姓名。
另一個沉默的際遇是野營。夜半,臥在沙灘或草地上,仰望滿天夜幕裡的繁星,時間簡直是凝結了。強烈感覺到自己是天地的一部分,正如路過的浮雲和草葉上的露水是天地的一部分,林中的蟲兒鳥兒和溪邊的牛糞也是天地的一部分,一切見到聽到觸摸到的,都是同一場造化的部件。
印象最深刻的是到大嶼山「苦修院」過夜,那些熙篤會的修士一天到晚閉口不言。清晨四時我們爬起床溜進他們的聖堂,吾輩「外人」只可以在樓上隔著圍欄「參」「觀」。他們唱詩的「振頻」直透我的心底,那種樂音「只應天上有」,當時我忘掉了一切,不知道自己已經是在「天上」。
    後來又有一次在東馬來西亞沙巴洲的「神山」上,離開了大隊,獨個兒留在半山的平台,靜靜享受一下四周的岩石,草木,蟲鳥......。忽然,不知如何,所有東西都在向我微笑,我也同樣回報微笑,大家浸淫在一種神聖的「氣」裡,說不出的清明、溫馨、契合,「天地是一隻舞」,那句話我終於明白是甚麼意思。當時,天旋地轉,光線變得詭異,我沒有半絲恐懼,反而無比興奮又平安。
發覺此時此地的人愈來愈「怕靜」,不容許自己有無聲的時刻(例如回到家裡第一件事就是扭開電視,放假日拼命往最吵鬧的地方鑽)。
一靜下來,往往控制不住思想,又恐懼又辛苦。
緣份來到之日,我們逐漸明白只有在沉默之中,才會最容易開悟,最享受平安滿足,最有利康復,最能與人、事、物深入溝通。
“Silence is the language of God, everything else is bad translation.”(「沉默是天主講的語言,其他一切都是蹩腳的翻譯」),這是一位托馬斯‧基廷神父的名言,對我來說是當頭棒喝。
有位三歲的小女孩安,N 說:「為甚麼祈禱那麼吵?」她處於通天狀態,尚未受俗世污染。
*   *   *   *
祥哥現場演譯《綠色心靈力量》,逢星期一晚綠野林,每次不同主題;查詢電34282416。
 
體驗能量療癒,歡迎參加祥哥每月綠野林主持的手療及音響療癒課,電34282416報名……http://www.lifeflowhk.org/
 
更多阿祥的生命智慧:
http://www.lifeflowhk.org/wisdom/
http://www.lifeflowhk.org/category/blog/
http://www.lifeflowhk.org/interview/
 
第一節 Section 1





熱門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