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基因食物
法治社會並不等同公正社會
自家教育合法化-推動多元化教育,全民學卷制
醫療有選擇,人人有健康
白領罪犯的禍害
大麻應否合法化?
經濟動盪的真正原因
自己修行,改革制度,脫離制度。
如各位聽眾有實質性解決問題的方案,歡迎各位聽眾提出。
並且我們歡迎聽眾朋友上來節目中分享。請電郵到 [email protected]
《自然療法與你》 《靈丹妙藥的同類療法》 《自力更新》 袁大明醫生 周兆祥博士 癌症 一般病症
強醫金能否真正解決香港醫療融資的問題?

強醫金能否真正解決香港醫療融資的問題?

2007-08-03

主題 Topic: 強醫金能否真正解決香港醫療融資的問題?
主持人 Hosted by: 袁大明自然療法醫生 / 王岸然 / 甘永賢 / 何佐治醫生
嘉賓 Guest:高明輝

下載重溫:第 1 節    第 2 節

內容摘要:
最近有人提出,香港的醫療負擔愈來愈重,政府不可能繼續長期承擔,因此有必要立法強制市民供款,為自己的健康儲起資本留待日後資用(注意,這是儲蓄計劃,並非基金或保險)。這個建議出自政策研究團體「智經」,它一向被指為與特區政府關係密切。姑勿論其身份和背景如何,該項建議要求每名市民供款3%,實在不可取,本集節目主持和嘉賓們討論了箇中原因。

許多報導和輿論都反對這項建議,認為無法解決問題。這個計劃要求市民一直供款到六十五歲,在此以前可以動用,但戶口結餘必須維持三萬元以上。有人計算過一個月入兩萬元以上的市民,每月按照建議的比例供款,由二十五歲到六十五歲左右,估計只可以存得三十多萬港元。以現時的醫療費用來看,剛好足夠病人做一次心臟科手術,再加住院和藥物等開支,似乎已經剩下無幾。也就是說,不足以保障市民有足夠金錢照顧年老後的健康。

這個建議另有一個讓人絕對不能接受的理由。現時的醫療系統分成兩條支柱,任何人都可以進公立醫院求診,收費一樣,不過只能享用特定的藥物、醫療技術等。能夠負擔的人可以到私家醫院去,他們會提供其他服務。如果醫療儲蓄計劃落實,一眾中產階級能夠儲有一點錢,可以比低下階層優先購買新的藥物,享用較好的醫療技術,甚至在隊伍中有優先次序,造成第三個階層。這種人為的階級分化,簡直是社會價值大倒退,絕對影響社群和諧穩定。

至此,我們要探究一下,到底為甚麼「智經」要提出這個方案?原因在於醫療開支不斷膨脹。為何負擔愈來愈重?有一篇文章寫得很好,它總結了三個要點:醫管局肥上瘦下,許多醫療開支都花在他們的薪金上;該局又不斷把撥款花在過分華麗的裝潢上,公立醫院比私家的還要漂亮;我們的醫療體系過分偏重西醫,也就是對抗療法(allopathy)一枝,他們過分地把所有病症都收歸到旗下處理,連一般小病如傷風感冒也盡皆如此,於是病無大小全都由公營醫療系統負擔。

世界衛生組織也有報告指出,現代人面對的健康問題,有六成是由於個人不良的生活習慣導致,無論如何用精密的醫療工具,用多少開支去補救也好,人們的生活習慣無改,亦無濟於事。因此,如果要解決醫療負擔這個大問題,關鍵不在於繼續投放多些金錢,或者想其他辦法補貼政府的醫療開支,而應該著重預防方面,教育人民改善生活習慣,傳遞更多醫療常識,免得人們太容易生病。

但是,現行公營醫療系統的確經常遭到濫用,因為病者不必負責大部分費用。我們認為要杜絕這個現象,就要引入一些機制使病人都要負擔一些藥費。「個人醫療撥款」是一個不錯的方法,即是政府在每個人出生後,就給予定額醫療款額供其一生使用,這是每個人的資產。每當使用過後,他有能力時就必須補回花去的部分,直到老年為止。醫療開支不再直接補貼醫院,而是落到每個人的手中,他們便會精明地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法,不會濫用,醫療開支也不再會變成無底深潭了。





熱門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