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基因食物
法治社會並不等同公正社會
自家教育合法化-推動多元化教育,全民學卷制
醫療有選擇,人人有健康
白領罪犯的禍害
大麻應否合法化?
經濟動盪的真正原因
自己修行,改革制度,脫離制度。
如各位聽眾有實質性解決問題的方案,歡迎各位聽眾提出。
並且我們歡迎聽眾朋友上來節目中分享。請電郵到 [email protected]
《自然療法與你》 《靈丹妙藥的同類療法》 《自力更新》 袁大明醫生 周兆祥博士 癌症 一般病症
《無門》-EP043-“簡單之做人科學” 與“與神對話”的分別。

《無門》-EP043-“簡單之做人科學” 與“與神對話”的分別。

2012-10-26

主題 Topic: 《無門》-EP043-“簡單之做人科學” 與“與神對話”的分別。
主持人 Hosted by: 朱冀平, 甘永賢
嘉賓 Guest:

最近源網台有一個新的節目,是討論“與神對話”這書的內容,我因好奇也聽了這節 目。我發覺表面上“與神對話”是與“簡單之做人科學”有相似之處, 但深入瞭解後,就發覺其實是有很多的分別。

我個人認為基本上,“與神對話”的內容並沒有一個很清晰的“邏輯”在後面。講到 底,還是回到一個“信”字。但我以前也曾說過,“信”或“不信”這 做法對我們是根 本沒有用的,因為如果我們對後面的邏輯不明白,而光是靠“信”話,我們是沒法 去運用這知識的。因為“與神對話”是沒有一個很清晰 的邏輯在後面,所以裏面的 理論是很難被運用在實在的生活上。

另一個問題是“與神對話”的內容,存在很多的“矛盾”點。

阿甘認為這書是在創造了一個“新”的神。當他以前在看這書的時候,也認為這書是 說得“很好”,但他卻沒法在日常生活裏運用這些做法來解決自己所碰 到的問題 。

插一個話題:我們會在11月底以前會舉辦一個“無門分享會”,請各位與朋友參加。

現在讓我們繼續探討“與神對話”裏的矛盾點。舉例說,這書說“有對與錯”。但這 句話是“對”還是“錯”呢?如果我們說是“對”的話,就會與這句 話的內容產生了矛 盾。(如果是“錯”的話,這句話就沒有矛盾,但也沒有新意思。)

現在用另一個例子來示範這種矛盾,如果我說“我是說謊者”,這句話也存有矛盾 的。如果我真的是一個說謊者的話,那我說的話“我是說謊者”就是一個 “謊言”, 就是說,我其實“不是說謊者”。但如果我“不是說謊者”的話,我說的話“我是說 謊者”就變成是“真話”,就是說,我真的是“說謊 者”。無論我們怎樣去演繹這句 話,我們還是逃不出這矛盾的。

我在30多年前也曾探討過這問題,最後當時我認為,要解決這矛盾,就一定要說成 “沒有對與錯,同時也有對與錯”。當然,用這辦法去解決這矛盾,也 同時會引進 另一個問題,就是這句話本身已經有矛盾。

在很多年以後,當我明白了“簡單之做人科學”的運行模式後,這矛盾也自然消失 掉,因為我最後明白到,原來我們的“對與錯”,是從我們的“觀點”引 起的。也因 為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觀點”,所以每個人的“對與錯”也是不一樣的,一個人的 “對”,可以是另一個人的“錯”。當我明白了這邏輯後, 我也不需要再去問“對與 錯”這問題了。

很多人認為沒有“對與錯”,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有“觀點”的存在。對他們來說,他們 看出去的是“事實”,不是“觀點”。當他們以為是“事實”時,但 也同時發現某些人 的“對”是別些人的“錯”時,他們才逼不得已來總結為“沒有對與錯”。

“對”與“錯”,就好像我們的“觀點”一樣,是每一個人都不同的。我也順帶再說一 下,我們常常說的“客觀”,並不是“事實”,而是“別人的觀點” 而已。換句話說, 都是“主觀”。

其實,“沒有對與錯”可以被說成“不需要理會對與錯”!

如果我們不用“對與錯”來判斷事情時,我們是可以用“結果”來判斷。因為每一個 “觀點”都會引起相應的“行動”與“結果”,我們是可以用這“結 果”來決定我們是否 應該採用那相應的“觀點”。

接下來我們探討一下“愛”與“恐懼”。阿甘也是覺得沒法去運用這概念來解決自己日 常碰到的困難。其實,宗教已經提倡了“愛”這概念兩千多年了,但 戰爭還是沒有 停止過。為什麼呢?

“愛”其實只是一種“情緒”,而情緒的背後就是一些“需要”。定義,以前是從來沒 有被說出來過。通常,“愛”普遍被解釋為一種“情緒”,加上很 多的“描述”,而不 是很準確地說出到底什麼是“愛”。“恐懼”也是一種“情緒”,一種“與生驅來”的本 能。所有生物都一定有“恐懼”來驅使我們 得以生存下去。情緒“恐懼”的功能是“生 存”,而情緒“愛”的功能也是“生存”。兩者只是“感覺”不一樣(更準確來說是不同 的生化信號),但功能 都是一樣為生存而產生的。

“愛”背後的“需要”有“性需要”與“關係需要”,這兩個都是屬於“先天需要”,功能就 是為了“傳宗接代”而已。其它的“先天需要”如“食物”, “空氣”,“水”,“休息”等 是直接影響我們的生存機率的需要,缺少了我們就會感覺“恐懼”。

“後天需要”是可以有很多的表達方法,但作用都是會引起某些“緒”如“愛”或“恐 懼”,來驅使我們去採取某一些行動。雖然“後天需要”是不會影 響我們的生存機 率,但我們是分辨不出來,並且以為也會影響我們的生存。我們可以把“恐懼”變成 “愛”嗎?我認為這是沒有用的做法,因為在這些情緒 的背後都是“需要”。我們要 “降低”這種“情緒”,就一定要先“化解”在背後的“後天需要”,而不是把“恐懼”變成 “愛”。當我們的“後天需要” 被降低後,我們的“恐懼”也自然會降低。

阿甘說他在教會時,也常常會聽到“愛裏面沒有恐懼”這種說法。實,“愛”裏面是 會有很多“恐懼”的,如“恐懼”你“愛”的人會離開,“恐懼”愛 你的人會“愛得太深” 等很矛盾的問題。

我以前也解釋過,所有“情緒”都是一種“生化信號”用來控制我們身體的各個部位, 使到我們得以生存。“情緒”本身是不可以用來解決任何問題,因為 “情緒”並不是 問題的“源頭”,而是中間的一個環節。所以“情緒”是不可以被改變的,也不可以被 “壓抑”,不然在日後會“爆發”出來。我們要解決 問題,就一定要從“源頭”入手, 這“源頭”就是我們的“觀點”,而“觀點”其中的來源之一就是“需要”。

我們唯一可以解決自己問題的辦法,就一定要很明白人類的“行為模式”,而這明 白,是一定要經過自己的“探討”才可以達到,這就是“信念”的相反, 也解釋了為 什麼我常常說“信念”是一個沒有用的做法。當我們“相信”某些事情,我們是不會用 自己的思考去研究它,去明白它。這樣的話,我們是不會 明白任何隱藏在裏面的 邏輯,也不會察覺到任何有問題的謬論。

在“與神對話”裏常常建議讀者去創造一個新的“信念”,這就有問題了。因為雖然一 個新的“信念”會引起一些新的“行動”,但這新信念也會把我們困 住,與舊的信念 是沒有很大的分別。並且,因為我們不明白裏面的原理,我們也不可以有效地去運 用那些理論,最後變成了“講一套,做一套”的虛偽局 面。

至於“沒有天堂與地獄”的說法,我的看法是沒有某一個地方是天堂或是地獄,而是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能力為自己去“創造”一個天堂或地獄。但很可惜, 到目前為 止,我只看到地球人在不斷為自己去創造地獄,不是天堂。我們要創造天堂,就一 定首先要有能力去觀察自己每天到底在幹什麼,要從一個“不知 不覺”的境界去到 一個“有知有覺”的境界。當我們可以看得到,也明白得到自己的“結果”是自己怎樣 創造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有能力為自己去創造一個 天堂了。

我個人對“與神對話”這書的評價是“沒有用處”。很多人被這書吸引,是因為它的內 容可以滿足這些人某一些的需要。其實,這需要也不外是“神是無條 件地愛你的” 這局話。很多人是需要別人去“愛”他們,其實準確來說,是需要他們的父母去“愛” 他們。因為他們得不到自己父母的“關懷”,他們就把 這“痛苦經驗”演變成一種“需 要”,窮一生的力量去獲取這些“愛”。長大後會嘗試從夫妻關係裏得到,如果不成 功,就慢慢演變成從宗教裏獲取,這就 是”宗教”的“買點”。

第一節 Section 1
第二節 Section 2





熱門搜尋